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【老婆少霞】(10)【作者:premiumoriental】
【老婆少霞】(10)【作者:premiumoriental】
字数:11089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(十)难以启齿

  说到少霞的美,有一大部分是由于她美丽的双眼!女人美不美常常是很主观的,少霞的眼睛给人有「灵气」的感觉,这点加了许多分数,许多女性脸蛋不差身材也好,但是就是看起来不聪明,甚至有点呆呆的,这种呆并不是深受男人喜欢的那种呆萌,而是完全没有生命的感觉,少霞呢,则是有着自己的生命,自己的哲学,当然,她也深藏了自己的秘密!

  人家说「明眸皓齿」,就是形容面容端正姣好的人基本条件!少霞本就是一个美人胚子,她的牙齿也是比一般女人洁白漂亮。这不是天生的,有一半得归功于我们的牙医。他是从美国回来开业的,就开在我们家附近,加上他有一大堆旅游的经验,我们很喜欢跟他一起聊天,还常常邀他到家里面来吃饭。就是他负责我们一家子的口腔清洁问题,我跟少霞也向来十分信任他。

  能有这样的朋友非常难得,也认识将近七、八年了,特别是对于少霞的生活圈而言。朋友间有一句话开玩笑的话说:「她真是美到没朋友」,这句话虽然是夸饰法,但我发现少霞似乎真的是这样的情形。少霞平常很少有女性的朋友,这大概是因为她平时真的不爱社交,大学的时候生活重心总是以男朋友为主,当然现在结婚了,也是以老公为主,所以没有什么姐妹淘会来找他出去狂欢什么的。有工作了之后,工作环境里面的女性大部分都与少霞存有竞合关系,尤其少霞这样外型出色、工作能力又强的女孩,嫉妒她的女性自然更多一些。

  男性友人就更不用冀求了!我渐渐地发现,少霞几乎像是古时希腊神话中的美神,安芙柔戴蒂的化身。作为美神的代价,就是神话中上至天神宙斯、他哥哥波赛顿,乃至凡人,甚至妖怪、半人半兽,只要是男的都想干她!所谓美神,也是情欲之神,翻译成白话就是人人都想「播种」的对象。像少霞这样高挑、脸蛋可爱、皮肤白、最重要的是还有令人目不转睛的巨乳,人人称羡的大长腿,肯定身上有着「情欲之神」的品种,她身边只要还有男性贺尔蒙的男人,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处心积虑地要强奸她。不说别人,就连我,在当初联谊的时候看到她的时候,都觉得:「天啊!这样的女孩实在太像仙女了吧!怎么轮得到我呢?」
  尽管如此,我见到少霞当天回家还是凭着脑中对她的印象狠狠地打了一枪。她那天什么都没有露,就只有穿着黑色的毛衣跟紧身牛仔裤,但是透过紧身上衣,不难看出她胸前的伟大,她的牛仔裤十分合身,刚好能完全展现她屁股的曲线,也衬托出她的长腿,整个人的比例就是无与伦比的美,加上她温柔的声音、走路时胸部的晃动,迷人的微笑,每一项特质都能逼出男人的浓精!连我都是这么想的,就不用说其他色胆包天的男性动物了!

  我永远记得那件牛仔裤!那件穿在少霞身上永远那样秾纤合度的裤子!它的包覆程度,大概就是替少霞笔直的腿呈现一点点肉感,又不至于像包肉粽一样绷!重点是裤子上跟着流行有几个破洞,一个是在膝盖上,破的洞较大,往往少霞坐下来翘起腿时可以露出一大截的白嫩膝盖,另一个比较小的洞则是在口袋的地方,所以正面看可以透出白白的颜色,那就是口袋的布料。

  扯远了一点。总之我们一直很珍惜得来不易的友情。我当然也知道这个牙医也是男的,但是他看了我们这么多年了也一直没有异状(要是他对少霞有意思很少男人可以忍住这么多年,早在七年前就应该下手了),再加上他也结婚了,他老婆也常常跟我们一起吃饭,所以他是个相对值得信任的好友,毕竟人与人之间如果没有了信任,还剩下些什么呢?

  但是就在最近一次谈话中,我发现了我们的这位牙医似乎不太值得这么信任!某天我们只是聊到我在认识少霞之前还有过几次相亲。其中一次是跟一个牙医,我要特别提到她的技术很好,有一次给她洗牙还竟然会睡着!一般人洗牙时不要说牙齿的那种痛,连听到声音都会觉得不自在。

  「这有什么特别吗?我每次去洗牙都会睡着呢?」少霞说道。由于我们工作时间不同,我们并不常一起去洗牙。

  「你是说我们的邵医师吗?」我问道。我们的牙医技术虽然也是高超,但是因为他很注重效果,所以每次洗牙都会很痛。「他有这么温柔吗?」

  「对啊!我每一次都几乎没感觉到痛!而且都是被他叫醒的!」少霞又补充道。

  「那你睡着了!旁边的人不会觉得很奇怪吗?」我问。邵医师现在的诊所有两张椅子,可以同时给两个人使用,另一张会由护士先处理一下。他一开始租不起一楼店面,先是找了二楼,只放一张小椅子,后来他越做越好,才把楼下一起买了下来,但是楼上他还是留着,虽然已经不常用,但是毕竟那是他起家的地方。
  「旁边?什么旁边?都是只有我自己一张椅子而已啊!哪有什么旁边的人?」少霞面带疑惑地回答。

  「你没有在楼下看过吗?那里有两张椅子啊!」

  「没有!邵医师说那些是要挂号排比较久的!他生意太好了!我们认识的就安排到楼上他先帮我看!不用排队」没错!邵医师也有这样跟我说过!所以我有时后也会在楼上洗牙,但是更多的时候,楼下没这么满,他便会让我在楼下!他的护士也长得很可爱,护士裙改的短短的,穿起制服胸口也鼓鼓的,我喜欢在楼下看,每次我张嘴的时候,还可以看到小护士胀胀的胸口对着我的嘴巴,帮我处理牙齿,有时看得我下面也胀胀的。

  但是没想到少霞是「一直」被安排在只有与医师一个人的诊间,这让人不免怀疑。我心想,下一次去诊所看诊的时候,一定要想个办法把我手上剩余的这一个Beacon偷偷装在牙医诊所的电脑上,再叫骇客潜入他的电脑里面,看看他平常
给少霞看诊时都在做些什么?

  但是想是这么想,要把Beacon装进牙医诊所的电脑里面,可比装在少霞公司
里面难太多了!要进少霞的公司,我还多了一个「员工眷属」的身分,可以进入到平常人不能进去的地方,但是要进入牙医诊所,凭着「看牙」的身分是没办法进入办公室的,每一次去看牙都带着Beacon,却也每一次都原封不动的带回来,
让我苦恼啊!

  这件事也不能找骇客求救,这听起来太不像话了!我得去找一个长期偷窥、意淫我老婆的人求救,好让他能够帮我偷窥到其他人是如何奸淫我的老婆?这完全是离经叛道到离谱的地步,我也不晓得事情怎么会演变的这个程度。虽说偷窥这件事是离谱,但是反过来说,明知道这个牙医可能对我老婆有奸淫的举动,却又看不到,这感觉让人更加煎熬!

  一天我在打完球后经过牙医诊所,看见那里正在进行整修。我不由得靠近去看了一下,前前后后打量了一下,找不着头绪正要回去时,一个粗鲁的声音叫住了我。

  「齁!等你等的有够久!」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对着我冷冷地说。

  「等……等我?」

  「要不然咧?下次再这么慢,我就叫你们公司派别人来了!」

  原来他把我误认为是来打零工的!我打完球穿着很随便,没想到竟会被这般误认。原本我想要当场澄清一下,后来一个转念,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进去到诊所里面吗?那个中年人带我到的地方,是诊所二楼天花板中埋藏管线的夹层,因为诊所天花板要装灯,所以那个夹层特别大,一个成年人可以爬进去没问题。中年人指示我爬进去,也随我后面进来,让我吃惊的是,有好几个地方,我趴着可以一览二楼诊间的大部分区块。除了给病人的躺椅之外,旁边就是医生的座位,另外旁边还有一些家庭式的摆设,例如旁边有一台咖啡机、冰箱、等候区有沙发,还有全套音响设备。

  「怎么样!不错喔!这牙医真有钱!」后面的中年人推了我一下,亏我道:「我们一辈子都可能买不起这些!」

  「对啊!好羡慕喔!」我只好附和地说。

  「羡慕?」我好像启动了他什么开关,他一副发现金银岛似的,跟我说:「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帮他装潢吗?」

  「蛤!为什么?」我不解问道「今天我们完工以后,你晚上六点半再来,嘿嘿!我给你看,他真正让大家羡慕的是什么!」

  由于我先前已经怀疑这位邵医生,所以也不疑有他,那天真的他X跟中年人工作到结束,我可没领工钱啊!真是白白累了一下午!回到家,我梳洗了一下,还是穿上我的球衣,才出门,总要装的像一点,不能让人起疑心。我们还是约在二楼侧面的逃生梯,爬进二楼诊间的天花板夹层。

  「你已经晚了一点了!怎么不早一点呢?」中年人抱怨说。

  「不是六点半吗?」我问道。

  「哎啊!少一秒没看到你就会后悔的啊!」

  看他说的那么神,我倒是好奇心被撩起,听他的指示往天花板下看,一位高挑的小姐正好坐到躺椅上而已。她身上穿着针织毛衣,上衣扎进长裤显示出她丰满的上围,长发遮住了脸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少霞,但是在往下看,一双修长又丰腴的美腿世界上可没有几个人有,而且她正好穿着我心中向往的那件紧身牛仔裤!那么我几乎九成肯定她就是我的老婆,少霞!

  「今天预约比较急喔,好险我们有二楼可以给熟客,楼下的我请他们先Hold住。」邵医师在音响旁摸索了一下,走近躺椅上的女子说。

  「不好意思喔!这几天突然牙龈很酸痛,我就想赶快给你看一下!」女子的声音也跟少霞一模一样。

  「这有可能是压力太大,是最近工作上有什么转变吗?」医生问「工作喔!算有!这几天才被调到总经理办公室当特助,所以还没适应工作环境」女子回答。
  什么!?少霞怎么没跟我说?她最近被调到吴总的办公室当特助?吴总最终还是出手把少霞揽在身边了!这件事少霞提都没有跟我提过!难道说工作的「内容」是难以启齿的?说实话,如果跟吴总这个老变态工作,那么少霞牙龈酸痛的原因可能「另有其他」!

  「你工作能力这么强,没问题的!你适应了就好了!」医生安慰道,「我这边的环境也做了一些改变,你看得出来吗?」

  「该不会是指那台咖啡机吧?」少霞笑着说「欸~答对了!工作的时候可以稍微享受一下吧!不像你,上次还喝什么奶茶,这么甜!」

  「我的奶茶!」少霞表示惊讶「不会还在你的冰箱吧!」

  「对齁!上次阻止你喝,好像还放在冰箱,还没丢欸!」

  「太恶心了!我今天喝你的咖啡可以吗?」

  「不行啦!我们马上要看牙!」

  「你可以直接灌进我嘴里啊!不要碰到牙齿就好!」

  「发神经喔!技术没那么好啦?!」医生假装气呼呼地说,引来少霞一阵笑声。

  他们的对话持续几分钟,没什么异状!就像两个好朋友之间的对话一样。我转向中年男子,做了一个表情,他马上知道我想说什么似的,先我一句说:「怎样!这个女的!辣齁?」

  「辣是很辣啦!但是看她看牙,我没兴趣!我情愿看她走路,摇过来摆过去比较好看!」我故作不在意地说。

  「嘿嘿,小伙子!眼光很高喔!我是只要听到她讲话的声音,看到她那的身材跟脸,就已经硬到不行了!你没看到她的奶这么大,摸起来一定软到不行!」中年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裤裆,估计是撑的受不了了!

  医生跟少霞的关系只能说本来就是那样!目前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,但是后来躺椅的椅背调整后,可以清楚看到女子的脸,这个让中年男子意淫的对向,就是少霞!我也只能继续看下去!不过老实讲,如果接下来就只是看少霞看牙,我真的兴趣缺缺!

  邵医师很快地拿起检查工具,在少霞嘴里翻搅一下。「喔喔喔!你看,她嘴张那么大!」中年人已经开始意淫了「应该很会吞喔!」

  「欸呦!医生是拿工具伸进嘴里,又不是拿烂鸟塞进嘴里,你是在起什么秋?」跟中年人讲话,我也必须用他的语气。「起秋」就是他们说的发骚!

  「唉呀!这是什么?」邵医师突然吃惊大叫,随后从少霞口中拉出一个黑色细丝。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啊!?看起来像是昆虫的后腿!你不会有吃蟑螂的习惯吧!」

  「啊!蟑螂!不可能!我看一下!」少霞也着实被口中的东西吓一跳,「应该是……我吃了海鲜……可能是虾子之类的吧!」

  「虾子?你把整只虾子吃进去?都不吐壳,还连腿都吃进去?」医生也质疑。的确,这只昆虫后脚的出现非常令人觉得狐疑。

  「我也不太记得!也可能它是炸的很脆的……真的不清楚,它怎么那么大?」
  「好了!如果你每天都有洁牙,其实不必太担心!」医生边说完边拿起一个氧气罩形状的物品,套到少霞口鼻!「好的!我们洗一下牙就好了!来吸一下!」
  邵医师给少霞吸的东西,俗称笑气,就是一氧化氮(N2o),具有使人欣悦以及麻醉的功效。少霞吸了不到五秒,果然就昏沉睡去,嘴角还带有一阵上扬。这就是为什么少霞看牙医总是睡着的原因。这个牙医会在看牙时这样麻醉少霞,动机绝对不单纯。

  「来了!来了!说这么多还不是要干!」旁边的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出声了。
  果不其然,少霞一旦昏迷,邵医师好像赶时间似的,急忙把少霞的上衣从裤子里拉出来,露出粉色的乳罩,他一把手往少霞的左乳抓下去,「啊!快半年没摸了,还是这么大啊!」

  看着邵医师露出本性,我旁边的中年男子也按耐不住,在旁聒噪地说话。「抓下去了!来!另一边也抓一下!妈的,这个奶子好啊!一手抓不住吧!」
  邵医师像是听话似的,果然一边奶摸完换捏另外一边,一面还脱掉少霞上衣,不一会少霞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奶罩,白皙的肉体完全呈现在邵医师眼前,随着她的呼吸,少霞的巨乳在胸罩里起伏,似乎就快关不住,随时要弹出来了!

  「靠!这个奶怎么样!没看到亏大啰?」没想到中年男子会询问我的意见,我也只好回说:「对啊!又大又白又软,好想用她的奶子帮我打一炮喔!」我这样说不知道会不会太过分,但是这是我第一次跟旁边的人一起看少霞被凌辱,我只能尽力说一些我觉得应该是合适的回话。

  「对对对!哇!我也想她用她的奶子帮我夹一下,从看她走路的时候奶子就一直抖,他妈的!夹的时候我肯定要她用嘴再帮我咬一下!她的脸好标致!用我的龟头戳她的脸,不知道会有多爽!」中年男不停地幻想「她的脸!哈哈!唉,你看,这个牙医在脱她奶罩了吧!」

  看着中年男不停地在我身边言语侮辱少霞,我却不能维护我的老婆一丝一毫,反而只能附和,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!然而,由于我隐藏的身分,随我说什么做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,这样的刺激感又让我无法自己。而且我口中越说出淫言秽语,越让我的鸡巴激动不已。看着邵医师一边脱少霞的胸罩一边舔弄她白皙饱软的乳房,我真的无从发泄心中的冲突情绪,唯一的方法,也只能寄托在说出更多不堪的字句来一起凌辱少霞了!

  「喔!靠!这个奶!舔过去还会弹回来的!」我说的是废话,谁的奶不会这样?只不过少霞的乳量特别大,高耸的乳峰让弹动之间的摆荡更加诱人。

  随着邵医师把少霞的胸罩全脱之后,他就把整张脸埋在少霞胸口谷间,让少霞的双乳另自己窒息。他不停地在双乳间摆动头部,很像游自由式的选手左右转头,在乳波之间沈浮,只有在转到右边的时候,露出嘴巴呼吸半口,又埋头进去。而他的双手则向下摸去。

  我预期他应该动手脱少霞的裤子,但是出人意料之外地,他解开腰间的钮扣后,却又直直往下走。他沿着少霞的长腿来回的摸,之后也把脸贴在腿上。我知道了!这个动作就显示出,邵医师是个腿控!他迷恋上少霞的美腿,而不知情的少霞,正好穿着衬托出美腿的合身牛仔裤!

  少霞臀部与腿长之间完美的比例,让她的腿看起来笔直修长又丰满,并不是太过纤细、两腿合起来之间还会有缝隙的那种。少霞双腿闭合时,她的大腿肉可以刚好紧连,却不会把肉挤在一起;她被脱掉上衣,胸部完美的下垂,白皙的肉体以下延伸了蓝色牛仔裤衬托的长腿,完美了「胸部以下全是腿」的画面。
  这个邵医生到底要搞什么鬼,我还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,他从少霞昏迷到现在完全还没动到少霞的牙齿,这算那门子牙医?只见他一面亲吻少霞的腿,一面褪去自己的裤子,露出了鸡巴。

  「好啦!把你的工具拿出来!」旁边的中年男一直在那边滴滴咕咕的,一边兴奋到搓着自己的鸡巴,「齁!我真的快受不了了!」

  邵医师用他的鸡巴放在少霞腿上磨蹭,一会摩擦一会又戳几下。不知情的少霞就这样坦荡酥胸,被他这样强奸大腿。不多久邵医生摸到了少霞牛仔裤上膝盖的破洞,甚至直接钻进那个破洞,肉贴肉地肏着少霞的膝盖,由于少霞裤子合身,戳进洞里的鸡巴从裤外还看得到一条的形状,进进出出那个膝盖的洞口。

  「干他娘的,真的是什么人都有!」旁边中年男子又一旁嘟囔起来,「这么样一个美女,哪里不好干,干她的腿?要是我,早就把她一对大奶插到爆了!」
  「真的吗?我就喜欢她的脸,又干净又清纯,用我的龟头刷过她的脸,一定爽爆了!」我也加入凌辱少霞的行列,而且别人凌辱三分,我不能落人后,以免被怀疑啊!

  少霞瘫软的上半身无力的躺在躺椅上,随着邵医生在插她的腿时难免的震动,她的胸部也淫靡地在空中左右晃动,晃的人鸡巴痒痒的,邵医生倒是很沉得住气,不时捏一下,或是拍个巴掌在荡漾的大奶上。接着他离开了膝盖的洞口,靠近少霞口袋附近的洞口。他把少霞一只脚从躺椅上望下拉一点,让脚下垂,他就方便用鸡巴干进去那个洞。哎啊!从口袋那个洞插进去,那离少霞的私处可不远啊!
  我猜的没错,邵医生从解开的扣子上方伸手进去,把少霞的内裤扒开,鸡巴就从裤子的破洞里干进去,伸入少霞的小裤裤,直接在少霞的私密处外面摩擦,做到这里,邵医生似乎也爽到长吟一声,「啊~~」,过没几分钟,他在少霞裤裆的洞口抽插没几下后,突然拔了出来,跑到躺椅上方少霞头部的位置,他脚踩一个开关让少霞躺椅的头部位置降低,降到自己鸡巴下方,就把自己亿万子孙,射进少霞嘴里!

  我本来还在猜测他会射在哪里,若是直接射在裤子里,那是绝对不好清理的;要是我,绝对会射在少霞软嫩的大奶上;没想到邵医生还真懂得享受,以熟练的手法射进少霞的玉口,看他如此熟稔的程度,他到底射过几次在少霞的小嘴里?
  由于牙医的躺椅是可以由医生控制高度,邵医生现在就正在这样做!他控制躺椅上半部一上一下的活动,少霞的头就随着上下运动,然而少霞嘴里还含着他的鸡巴,等同于一吞一吐地在帮他做「清理口交」!少霞的脸实在非常标致,在邵医师胯下吞吐看起来真的很淫荡,这一幕反倒让旁边的中年男把持不住!
  「嘿!你有没有卫生纸!?」我一看他已经射出一团白浆,几乎大喊出来「你有没有搞错啊!你要射到我就太恶心了好不好!」

  「都是这个女的太漂亮了!哎呀,你有没有卫生纸啊!没有的话帮我去外面拿个一包吧!」

  有没有搞错啊!我老婆在下面被人家奸淫,上面被你意淫,我还要帮你跑腿拿卫生纸来擦你的洨?!?!

  想了一下,一来我不能让他察觉我认识少霞,二来我也不想他黏糊糊的东西沾到我,还是让他擦掉比较好,考虑一下后我只好俐落地爬出隔间,直接进我家里面去抽个几十张卫生纸,就跑出来了!

  当我再进入天花板隔间的时候,中年男跟我说:「喂!你怎么这么慢啊!我差点又射了一次!要不是为了要等你……」

  我心想:「怎么了吗?」是不是邵医师又对少霞做了什么事?赶紧匐匍前进向前看看怎么一回事!

  这一看妈呀!邵医师已经把少霞的裤子都脱掉了!少霞赤裸的极品肉体完全呈现在邵医师跟中年男眼前,难怪中年男差点射了第二次!看到少霞全裸胴体就射的男人不在少数。问题不只这样,他还把少霞一条腿抬起来,让大腿跟身体靠在一起,这样大腿跟少霞的大奶互相挤,他的鸡巴就在这肉缝直接抽来插去,让少霞替他单侧乳交。这个变态牙医真懂得享受!少霞的腿抬的这样高,她的阴户可以说全向上暴露出来,邵医师还一面用手在肉穴里面搅,一面享受少霞的「腿乳交」,同时满足「腿控」跟「大奶控」的性需求!

  邵医生一面奸淫少霞的奶和腿,一面随着摆动发出「啊~」「齁~」的低吟,大概是少霞紧致的大腿夹上软嫩的乳房,充份的包复住他的鸡巴,还给了「上紧下软」的触感,另一方面,少霞这样一个美女的小嫩穴朝天这样完全暴露着,怎能不让人丧失神智?

  他甚至还把少霞熟睡的脸扳向鸡巴的那边,腰间一顶,他的鸡巴可以穿过少霞的大腿跟大奶,让龟头顶到少霞的朱唇。真爽啊!腿、乳、口交他一次来!这是继救生员之后我看过最有创意的干法。虽然少霞熟睡中没有办法舔弄龟头,但是只要看到龟头在她清秀的脸庞戳着、顶着她的朱唇小口,就很难不鸡动!
  很快的邵医生也到了极限,我很庆幸他没有将鸡巴干进少霞的小穴,但是毕竟少霞全身可以玩弄的部位实在太多了,我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来玩弄过多少次?又或者身为腿控的他一向只专注在玩弄少霞的长腿?这我真的不得而知了!
  接着邵医生又跑到少霞头顶,将千千万万子孙「交待」到少霞口中,再将椅子上上下下移动让少霞为他清理口交。邵医生在射了两炮之后,接下来就全程让少霞全裸地,替少霞看牙、洗牙。由于他将口中清理的非常干净,他的精液将一滴都不会残留在少霞嘴里。只见他清洗一阵子之后,就会摸一下少霞的大腿,或是揉一下少霞的大奶,看来邵医生虽然是腿控,也抵挡不了少霞嫩滑酥弹的巨乳诱惑。

  少霞醒来后,身上衣服已经穿好,她完全没有察觉任何异状的样子,照样跟邵医生谈天说笑,并约好下一次时间。下一次,嗯,我该怎么阻止少霞再过来看这位没有医德的邵医生呢?

                后记

  忏悔!我真的该忏悔!

  少霞跟邵医生约好的时间转眼又到了,我竟然因为在这段期间完全没有对少霞提及换医生的事情!如果贸然阻止少霞去看这位关系跟我们这么好的邵医生,只会引起少霞的怀疑!

  所以我只好放手让少霞依约赴诊。不能明白的是,我竟然还去天花板隔间准备看少霞怎么被「看诊」,而且,我还约了中年男!

  「欸!你厉害喔!怎么知道这个美女今天会过来看?我回家想着她打枪打了一个月!今天有准备了!」中年男这样问我,我只能含糊其辞的回答,另外,我下意识地喜欢有个人陪我一起看少霞被奸淫的画面,就像我跟变态骇客一起讨论少霞被辱的影片,跟「奶可梦」谈论少霞直播的情节,这都是我无法理解的自己!
  很快!少霞已经被脱的一丝不挂,旁边的中年男已经用尽他可以想到的词语凌辱少霞,并且射了一发。

  「干他娘的!这女的奶子这么大真是欠肏嘛!」

  「要是我就直接灌进她的小鸡迈!」

  「操死你这个小母狗,你这身材我操你十万年都不够!看我不捏爆你的大奶子!」

  「喔!这极品的奶子跟屁股!我要干到你肚子大了!帮我生一个女儿来!我再把女儿也干了!」

  我听到这些话,心中很不是滋味,但是又觉得很刺激!因为这不是我会对少霞说的话,却可以从别人口中听到!

  突然间一面凌辱少霞大腿的邵医生说话了。

  「Shareen!这次又跑来了?这么喜欢给我干啊?」

  他在自言自语做什么?难道少霞还会回应他不成?我刚刚已经亲眼看到他用笑气迷昏了少霞!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这时竟然传来少霞的声音!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怎么会呢?这确实是少霞的声音!但是少霞显然是昏迷的,他的嘴并没有动啊?但是这么淫荡的话少霞又是怎么说的出口?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

  少霞甜美的声音不断的出现,我终于看出来,邵医生是在播放一个声音档,来帮他「助性」。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

  「你喜欢给我干?那你喜欢我插你哪里?」

  「插我的奶!」「插我的奶!」「插我的奶!」「插我的奶!」

  什么?少霞竟然还跟他一对一答,但是这个声音又的的确确是少霞的口音!只见邵医生让椅子放平,下半身移动到少霞的胸口,抓着少霞两粒浑圆饱满的乳球夹住自己的鸡巴就开始上下套弄!

  「喜欢吧!喜欢我这样插吗?插爆你这对淫荡的大奶!」邵医生完全没有了专业的形象,满口全是淫言秽语,「我的鸡巴就快要插到你的嘴啰!要不要帮我也舔一下!你最喜欢的鸡巴!」

  「好恶心喔!」「不要碰到我牙齿」「好恶心喔!」「好恶心喔!」「好恶心喔!」

  我想起来了!原来邵医生会录下他跟少霞的对话,然后进行剪辑。像这句「好恶心喔!」就是上次少霞说到冰箱里的奶茶时所说的话。说到奶茶,邵医生有可能用少霞的「我的奶茶」这句话来剪辑,把两句话重复放在一起「我的奶茶我的奶茶」,然后去头去尾就变成「茶我的奶」,乍听之下,就变成「插我的奶」了!这个邵医生虽说是变态,但是头脑好!还不得不夸他有创意!

  「你那会觉得恶心!你爱死我这根鸡巴的!是不是?还想赶快给我干,不是吗?」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少霞不停重复着「好!接下来要干哪里,你跟我说!我爽的话,可以成全你!」

  「鸡巴!」少霞类似娇喘地说。她这句话,可能就是取自她上次说:「你新买的那台咖啡机吧!」后面的两个字「机吧!」由于少霞本来的呢喃细语就是好听,听她说出这两个字更是淫荡到不行!

  「鸡巴!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鸡巴!」

  「好好!好吧!我马上就干你的鸡巴!你以为我看到你这么骚还忍的住吗?」邵医生移动到少霞的下半身,抬起腿来就是一道穿刺!

  「喔!!怎么那么大!」少霞的录音档又说了,这一切都是邵医生手中的控制器在控制的!

  「喔!!怎么那么大!」「喔!!怎么那么大!」

  「大齁!你不就喜欢大的!」

  「嗯!我就想赶快给你干!」

  真是无限脑补!邵医生对少霞的性幻想可以说全方位得到满足了!我旁边的中年男也得到满足,他把这一切都用手机录了下来。

  「喔!我快要射了!」邵医生不一会已经坚持不住「你要我射在哪里?快!」
  「你可以灌我嘴里!」「我可以喝你的……」「你可以灌我嘴里!」「我可以喝你的……」「你可以灌我嘴里!」「我可以喝你的……」

  像少霞这样清秀白皙的美女,叫你射她嘴里!我不晓得有几个男人会忍得住?更何况邵医生也知道,射在少霞体内的话,他会留下证据,所以他就一个箭步跑向少霞头顶,又将子孙灌进少霞嘴里,随后再帮少霞清理口腔。

  只能往好的地方想,像他这样,想必一定会帮少霞的嘴里清理的干干净净吧!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